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友情连接

共享高等教育公平发展的红利

2016-09-30 17:15:10 来源: 浏览次数:0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6-06-24
在高等教育从精英化阶段向大众化阶段转变的进程中,尽管通向高校的“独木桥”已经变成了“立交桥”,但国民对高等教育在量上的需求增长更快,对高等教育在质上的要求也变得更高。最为集中的表现,就是大家对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高度关注。
其实,推进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公平,并不是简单的入学机会竞争,而是要对整个高等教育布局与格局有宏大考虑。在思考今天教育机会和教育利益的同时,我们还需要为明天更多教育机会和更大教育利益,作出战略性的调整和布局。
有了地方高教的全面开放,才有办学水平的全面提高。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国家深入推进了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和布局结构调整,形成了中央和省级政府两级管理、以省为主的管理体制。高等教育体制改革极大地激发了地方政府兴办高等教育的积极性,也借此带动了地方经济的迅猛发展,推动了地方人才的培养和储备。今天来看,这项改革最大的益处就是地方高校数量迅猛增长,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的主力军;而这项改革的局限,就是逐渐窄化的办学视野和较小的办学包容度,让地方高教在质量提升和内涵丰富上走得较为艰难。全国统一的办学平台,更大的办学包容度,更宽的办学视野,是地方高校实现质量提升和丰富内涵最为宝贵的资源。
只有让哈佛大学成为面向世界的哈佛大学,哈佛大学才可能成为全球顶尖的大学;如果哈佛大学只是波士顿地区的大学,那就意味着哈佛大学只可能成为波士顿地区的社区学院。在新一轮高等教育竞争格局中,地方高校的办学实力和影响力,既决定着地方高等教育质量,也决定着地方高校的生存能力,后者对高等教育大省来讲尤其如此。尽管高等教育资源在全国范围仍显不足,但对于地方高等教育大省来讲,如果所属的地方高校办学水平得不到进一步提升,这些地方高校对本地生源的吸引力就会大大下滑,不得不承受生存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促进高等教育资源的公平配置,最大化高等教育发达地区高等教育资源的使用效益,避免在高等教育弱省重复建设高校,同时提高高等教育大省地区地方高校的开放程度,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增加地方高校在高等教育弱省的招生名额,当然前提是保证当地高考录取率不得下降,甚至略有上升。这个度要把握好,既起到激活和优化地方高校的作用,又起到解决外省高等教育稀缺的问题。
有了相对均衡的入学机会,才有优化高教格局的可能。
由于区域间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高等教育资源分布的地区差异,部分省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仍相对偏少,省际录取率的差距长期存在。事实上,高等教育资源的区域分布差异,还导致了一个更大问题,那就是形成了相对封闭的地方或者行业高等教育生态系统,从而整体拉低了国内高等教育的质量。
由于缺少国内统一的高等教育竞争机制,不同地区的高校形成一个相对较小的高等教育生态圈,甚至不同行业的高校也形成一个相对较小的高等教育生态圈,在这种情况下,看起来促进了这些高校在地方或者所在行业的发展,但整体上却失去了获得国内高等教育影响力,并在国际上提高高等教育竞争力的机会。要促进国内高等教育资源的统筹,形成国内统一的高等教育竞争机制,前提是全国各省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相对均衡。在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相对均衡化的过程中,国家层面实施的“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等宏观调控措施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经过多年努力,录取率最低省份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从2007年的17个百分点缩小至2015年的5个百分点以内。
有了高等教育优质发展,才能保障入学机会的公平。
不论是省属高校对省外考生的开放,还是推动全国省际间高考录取率的均衡化,都要以不损害各方利益为前提,整个过程并不是对高等教育资源或者高等学校入学机会的简单再分配,而是在分享高等教育改革红利中赢得资源,在高等教育深化发展中赢得空间。因此,高等教育本身的优质发展,是推动高考录取率的调整,促进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公平的基本保障。
在高等教育强省,尤其是地方高等教育发达的省份,通过前期对地方高等学校的建设和扶持,现在已经在收获地方高等学校建设的成果,这主要表现在当地有着较高的高考录取率。尽管为了促进全国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公平,为了让地方高等院校拥有全国的办学平台,一些省份承担了面向中西部的支援任务,但承担支援任务依然以维护本省高考考生的利益为出发点,以不降低各支援省份的高考录取率、本科录取率为基本前提。从实际执行情况看,各支援省份近年来的高考录取率、本科录取率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并逐年提高。
随着高等教育整体质量的提升,原本层级分明的高等教育架构,正在变得越来越扁平化,高校与高校间的差距在迅速缩小,特别是高校内部的专业分化特别明显,有些二本院校的相关专业,可以在一本招生中取得不错的成绩。目前,各省平稳推进录取改革,逐步缩减并取消录取批次。2015年已有上海等12个省份取消了本科三批,2016年上海将进一步合并本科一批、二批。单纯的合并不同批次的高校,并不仅仅是从招生考虑,而是让更多的高校可以在同一平台上竞争,从而为考生提供更多的选择。
促进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公平配置,这是一个国家层面的发展战略,我们只有站在更高的层面,在更高层次上思考,才可能意识到动态调整高考录取率的必要性,才可能发现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相对均衡对促进我国高等教育质量整体提升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