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西安邮电大学“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先锋故事

用生命书写忠——追记在打击暴恐犯罪中英勇牺牲的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
时间: 2016-05-05 15:51:0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你们缴械投降吧,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要杀要砍冲我来,放开他们!”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面对暴恐分子的砍刀,他毫不畏惧,怒斥暴恐分子的罪行。这是他牺牲前留下的话语。

  2015年9月18日深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拜城县发生一起严重暴力恐怖案件,暴恐分子疯狂砍杀无辜群众,并伏击出警的公安民警,造成多人伤亡。

  在这场围歼暴恐分子的殊死战斗中,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在搜捕暴恐分子的战斗中,不畏艰险,冲锋在前,把忠诚的热血洒向大地,用生命为最后的胜利指明了方向。

  这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拜城县“9·18”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发生后,暴恐团伙向天山深处逃窜,1300平方公里范围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成为他们的藏身之地。

  公安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坐镇指挥,立即调集公安、武警力量,在天山中段南麓展开了一场大围捕。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负责现场情况排摸。

  9月的天山,天气变化无常,昼夜温差近30摄氏度,经常雨雪冰雹交加,夜间气温更是寒彻刺骨。

  从海拔2500米到4600米,天山牧道羊肠、山势陡峭,有的沟谷草木丛生,有的沟谷乱石掩道。

  特殊复杂的气候环境给搜捕工作带来了严峻挑战和巨大困难。

  阿克苏地区公安局特警队员杨烨,是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带领的搜捕小组中的一员。杨烨深知,每前行一步,都可能打响一场你死我活的遭遇战。

  “最危险的是,暴恐分子熟悉山区环境,善走山路,惯于狩猎,手上还有枪,搜捕的凶险可想而知。”杨烨说。

  在这场与暴恐分子的较量中,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始终身先士卒,带领搜捕小组天天行走在羊肠牧道,风餐露宿,走访牧民,查找线索。

  “天色晚了就住在牧民羊圈,或席地而卧。”这是他们的工作常态。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努力查找暴恐分子可能落脚的地点。

  “在一处断崖下发现有两个山洞,其中大的一个能容纳几十个人,特别隐密。”牧民吐某反映的情况引起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重视。

  2015年10月13日,根据走访获得的线索,他带领民警和4位牧民进山搜寻。连续翻过四座山,再也无路可走。

  眼前是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看不到底的绝壁,直上直下,当地人称刀片山。吐某所说的山洞,就在这片“刀片”中。

  “买局长让我爬到左侧高点负责警戒,他和另外3名民警趴在绝壁边用望远镜向下观察。”杨烨说,绝壁下除了沙棘丛生,实在看不出什么。

  熟悉地形的4位牧民说要先骑马下去看看,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不放心,叮嘱他们:“发现山洞后,只看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东西,看完就上来。”

  4位牧民骑马从侧面下去,过了一个多小时,不见返回,下面也没有任何动静。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非常担心牧民的安危,决定亲自下去看看。

  “我们说跟他一起下去,买局长说‘上面也要有人守着,我下去就行了’。”杨烨回忆道,“他让我们留在上面继续观察、警戒,自己朝着刚才牧民去的方向下了山。”

  这一去,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山石,是矗立在战友们心中的丰碑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杨烨和其他民警非常着急。

  “朝着买局长下山的方向,我们找来找去,始终没有找到通向下面的路。”杨烨说。

  夜幕降临,杨烨和民警们一路跌跌撞撞摸黑赶回指挥部赶紧汇报情况。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指挥部指挥民警们不断搜索着。搜索区域虽只有方圆5公里,但山势太复杂了,山与山犬牙交错。

  2015年10月17日,连续搜索的第四天。据从暴恐分子手中侥幸逃脱的牧民马某讲,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已经被暴恐分子杀害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那么勇敢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警察。”马某见证了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遇害时的英勇壮举。

  同时,最终幡然悔悟的暴恐团伙成员吐尔洪,也在投案自首后印证了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当时遭遇暴徒后大义凛然的壮举。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怒斥暴恐分子的罪行,面对暴恐分子的砍刀,他挺身而出,毫不畏惧,为了保护牧民,他大义凛然地对暴恐分子喊道:“你们缴械投降吧,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们要杀要砍冲我来,放开他们!”

  对暴徒极其残忍的手段,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再清楚不过了。可一副钢筋铁骨,支撑着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在死亡威胁面前毫无惧色。泯灭人性的暴徒无计可施,残忍地将他杀害。

  暴恐分子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行为激起了当地牧民的极大愤怒。数万名群众自发组织起来,2米一人,10米一篝火,投入到围捕暴恐分子的战斗中。一道道人墙,一条条火龙,筑起一道警民齐心的坚固屏障、一条人民战争的铁壁长城。

  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牺牲后,前线指挥部及时调整警力部署,并最终歼灭了那些暴恐分子。

  “困境关头,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用忠诚激励所有参战民警,用宝贵生命为最后的胜利指明了方向。”阿克苏地区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江山说。

  当胜利的消息传来,战友们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激动相拥,掩面而泣。

  “这是自豪的泪水,我们终于打赢了这场硬仗;这是悲痛的泪水,我们失去了日夜并肩战斗的好领导好战友。”江山悲痛地说。

  在抬着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遗体离开那个山洞时,战友们搬来几块石头,垒在他牺牲的地方,久久不忍离去。

  “这虽然只是几块石头,但它却是一座矗立在所有战友心中的不朽丰碑!”阿克苏地区公安局警令部副主任刘茂林,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就止不住伤心流泪。

  “在最后的战斗中,他用热血和生命践行了人民警察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铮铮誓言,他的崇高精神将激励我们不怕牺牲、勇往直前。”江山说。 

  这些年,战斗在打击暴恐的前沿阵地

  “做一名民警,没有忠诚的本色是不行的。尤其是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更需要忠诚本色作保证。”这是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工作时经常说起的话。

  对党和人民满怀纯朴感情,对公安事业无比热爱……从警31年来,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始终战斗在捍卫国家安全、维护社会稳定、打击暴恐犯罪的前沿阵地。

  暴恐分子再狡猾,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经常说:“反恐工作的每一条信息线索都必须一查到底,要么排除,要么认定,不钻牛角尖、不认死理怎么能行呢?”

  面对暴恐团伙,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始终坚持主动进攻、露头就打,绝不给敌人喘息机会。他先后成功侦破了近百起暴恐犯罪大案要案,多次挫败了暴恐分子准备实施爆炸恐怖活动的罪恶图谋。他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荣获“全国打击恐怖活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温宿县公安局政委吐鲁洪·毛来克是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从小的伙伴,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更是子女联姻的亲家。“在他心中,有着对公安事业永不磨灭的信念。”吐鲁洪·毛来克说。

  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是一名优秀的维吾尔族干部,工作以来,他从不间断学习。“在政治理论、执法办案方面,他特别钻研,办公桌上的一些书籍都被他翻烂了。”吐鲁洪·毛来克说。

  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把毕生奉献给除恶扬善的公安事业。然而,对于无时无刻不牵挂他的亲人,却再也没有机会来弥补亏欠。

  在他牺牲的两天前,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年过七旬的老母亲,不顾儿女反对,执意搭车赶到200多公里外的拜城县看儿子。

  工作完已是深夜的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匆匆赶到宾馆和母亲见了一面,前后不到五分钟。这竟成了母子之间的永别。

  “这次爸爸出去执行任务,我给他打十个电话九个都打不通,偶尔打通一次,说两句话又匆匆挂掉。”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小女儿喀伊热·买买提江回忆当时情景时说。

  2015年10月15日,刚刚步入大学的喀伊热·买买提江经过笔试、面试进入了学校学生会,高兴地给爸爸打电话,没打通。之后,给爸爸发了短信。

  “告诉他这件事,因为我知道他会高兴。”可喀伊热·买买提江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两天前,已经彻底失去爸爸。

  在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离开5个月后,女儿喀伊热·买买提江来到爸爸牺牲的那个地方。喀伊热·买买提江拨开地表面的那层小石子,捡回了3块沾有爸爸血迹的小石子,把它珍藏了起来。

  “这是爸爸留给我的礼物,更是爸爸用生命热爱这片热土的见证。”喀伊热·买买提江说,“我也想当一名警察,穿上爸爸最挚爱的警服,站到他的坟前向他敬礼!” 


  “你们要杀要砍冲我来,放开他们!”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面对暴恐分子的砍刀,他毫不畏惧,怒斥暴恐分子的罪行。这是他牺牲前留下的话语。

  2015年9月18日深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拜城县发生一起严重暴力恐怖案件,暴恐分子疯狂砍杀无辜群众,并伏击出警的公安民警,造成多人伤亡。

  在这场围歼暴恐分子的殊死战斗中,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在搜捕暴恐分子的战斗中,不畏艰险,冲锋在前,把忠诚的热血洒向大地,用生命为最后的胜利指明了方向。

  这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拜城县“9·18”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发生后,暴恐团伙向天山深处逃窜,1300平方公里范围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成为他们的藏身之地。

  公安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坐镇指挥,立即调集公安、武警力量,在天山中段南麓展开了一场大围捕。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负责现场情况排摸。

  9月的天山,天气变化无常,昼夜温差近30摄氏度,经常雨雪冰雹交加,夜间气温更是寒彻刺骨。

  从海拔2500米到4600米,天山牧道羊肠、山势陡峭,有的沟谷草木丛生,有的沟谷乱石掩道。

  特殊复杂的气候环境给搜捕工作带来了严峻挑战和巨大困难。

  阿克苏地区公安局特警队员杨烨,是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带领的搜捕小组中的一员。杨烨深知,每前行一步,都可能打响一场你死我活的遭遇战。

  “最危险的是,暴恐分子熟悉山区环境,善走山路,惯于狩猎,手上还有枪,搜捕的凶险可想而知。”杨烨说。

  在这场与暴恐分子的较量中,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始终身先士卒,带领搜捕小组天天行走在羊肠牧道,风餐露宿,走访牧民,查找线索。

  “天色晚了就住在牧民羊圈,或席地而卧。”这是他们的工作常态。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努力查找暴恐分子可能落脚的地点。

  “在一处断崖下发现有两个山洞,其中大的一个能容纳几十个人,特别隐密。”牧民吐某反映的情况引起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重视。

  2015年10月13日,根据走访获得的线索,他带领民警和4位牧民进山搜寻。连续翻过四座山,再也无路可走。

  眼前是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看不到底的绝壁,直上直下,当地人称刀片山。吐某所说的山洞,就在这片“刀片”中。

  “买局长让我爬到左侧高点负责警戒,他和另外3名民警趴在绝壁边用望远镜向下观察。”杨烨说,绝壁下除了沙棘丛生,实在看不出什么。

  熟悉地形的4位牧民说要先骑马下去看看,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不放心,叮嘱他们:“发现山洞后,只看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东西,看完就上来。”

  4位牧民骑马从侧面下去,过了一个多小时,不见返回,下面也没有任何动静。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非常担心牧民的安危,决定亲自下去看看。

  “我们说跟他一起下去,买局长说‘上面也要有人守着,我下去就行了’。”杨烨回忆道,“他让我们留在上面继续观察、警戒,自己朝着刚才牧民去的方向下了山。”

  这一去,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山石,是矗立在战友们心中的丰碑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杨烨和其他民警非常着急。

  “朝着买局长下山的方向,我们找来找去,始终没有找到通向下面的路。”杨烨说。

  夜幕降临,杨烨和民警们一路跌跌撞撞摸黑赶回指挥部赶紧汇报情况。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指挥部指挥民警们不断搜索着。搜索区域虽只有方圆5公里,但山势太复杂了,山与山犬牙交错。

  2015年10月17日,连续搜索的第四天。据从暴恐分子手中侥幸逃脱的牧民马某讲,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已经被暴恐分子杀害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那么勇敢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警察。”马某见证了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遇害时的英勇壮举。

  同时,最终幡然悔悟的暴恐团伙成员吐尔洪,也在投案自首后印证了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当时遭遇暴徒后大义凛然的壮举。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怒斥暴恐分子的罪行,面对暴恐分子的砍刀,他挺身而出,毫不畏惧,为了保护牧民,他大义凛然地对暴恐分子喊道:“你们缴械投降吧,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们要杀要砍冲我来,放开他们!”

  对暴徒极其残忍的手段,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再清楚不过了。可一副钢筋铁骨,支撑着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在死亡威胁面前毫无惧色。泯灭人性的暴徒无计可施,残忍地将他杀害。

  暴恐分子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行为激起了当地牧民的极大愤怒。数万名群众自发组织起来,2米一人,10米一篝火,投入到围捕暴恐分子的战斗中。一道道人墙,一条条火龙,筑起一道警民齐心的坚固屏障、一条人民战争的铁壁长城。

  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牺牲后,前线指挥部及时调整警力部署,并最终歼灭了那些暴恐分子。

  “困境关头,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用忠诚激励所有参战民警,用宝贵生命为最后的胜利指明了方向。”阿克苏地区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江山说。

  当胜利的消息传来,战友们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激动相拥,掩面而泣。

  “这是自豪的泪水,我们终于打赢了这场硬仗;这是悲痛的泪水,我们失去了日夜并肩战斗的好领导好战友。”江山悲痛地说。

  在抬着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遗体离开那个山洞时,战友们搬来几块石头,垒在他牺牲的地方,久久不忍离去。

  “这虽然只是几块石头,但它却是一座矗立在所有战友心中的不朽丰碑!”阿克苏地区公安局警令部副主任刘茂林,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就止不住伤心流泪。

  “在最后的战斗中,他用热血和生命践行了人民警察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铮铮誓言,他的崇高精神将激励我们不怕牺牲、勇往直前。”江山说。 

  这些年,战斗在打击暴恐的前沿阵地

  “做一名民警,没有忠诚的本色是不行的。尤其是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更需要忠诚本色作保证。”这是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工作时经常说起的话。

  对党和人民满怀纯朴感情,对公安事业无比热爱……从警31年来,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始终战斗在捍卫国家安全、维护社会稳定、打击暴恐犯罪的前沿阵地。

  暴恐分子再狡猾,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经常说:“反恐工作的每一条信息线索都必须一查到底,要么排除,要么认定,不钻牛角尖、不认死理怎么能行呢?”

  面对暴恐团伙,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始终坚持主动进攻、露头就打,绝不给敌人喘息机会。他先后成功侦破了近百起暴恐犯罪大案要案,多次挫败了暴恐分子准备实施爆炸恐怖活动的罪恶图谋。他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荣获“全国打击恐怖活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温宿县公安局政委吐鲁洪·毛来克是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从小的伙伴,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更是子女联姻的亲家。“在他心中,有着对公安事业永不磨灭的信念。”吐鲁洪·毛来克说。

  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是一名优秀的维吾尔族干部,工作以来,他从不间断学习。“在政治理论、执法办案方面,他特别钻研,办公桌上的一些书籍都被他翻烂了。”吐鲁洪·毛来克说。

  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把毕生奉献给除恶扬善的公安事业。然而,对于无时无刻不牵挂他的亲人,却再也没有机会来弥补亏欠。

  在他牺牲的两天前,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年过七旬的老母亲,不顾儿女反对,执意搭车赶到200多公里外的拜城县看儿子。

  工作完已是深夜的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匆匆赶到宾馆和母亲见了一面,前后不到五分钟。这竟成了母子之间的永别。

  “这次爸爸出去执行任务,我给他打十个电话九个都打不通,偶尔打通一次,说两句话又匆匆挂掉。”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小女儿喀伊热·买买提江回忆当时情景时说。

  2015年10月15日,刚刚步入大学的喀伊热·买买提江经过笔试、面试进入了学校学生会,高兴地给爸爸打电话,没打通。之后,给爸爸发了短信。

  “告诉他这件事,因为我知道他会高兴。”可喀伊热·买买提江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两天前,已经彻底失去爸爸。

  在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离开5个月后,女儿喀伊热·买买提江来到爸爸牺牲的那个地方。喀伊热·买买提江拨开地表面的那层小石子,捡回了3块沾有爸爸血迹的小石子,把它珍藏了起来。

  “这是爸爸留给我的礼物,更是爸爸用生命热爱这片热土的见证。”喀伊热·买买提江说,“我也想当一名警察,穿上爸爸最挚爱的警服,站到他的坟前向他敬礼!”